聚焦明星动态、名人资料大全、最八卦明星绯闻,尽在全球大人物。

  •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界 > 乒坛名将 >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分类: 乒坛名将|2016-04-07 12:12:32

是非洲历史上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他一度被指控“侵夺,屠杀儿童,藏尸,等多项罪名。骇人听闻的是,曾经亲自把被打死的人投进皇宫的花园里喂狮子和老虎。宰杀的小孩子还被他送进冰库里冷冻起来,供自己慢慢食用。博卡萨不仅自己,还让帝国的御用厨师为他做“烤全人”当,通常还把做成各种菜肴摆到上,招唤?款待毫不知情的外来嘉宾。

——摘自《》作者出版黑非洲一些国家的专制十分严厉以至十分野蛮残忍。中非的统治者博卡萨于1972年宣布自己为党的终身主席和国家终身总统,1976年又废除共和建立帝制,自封为皇帝。

外援、全年财政被用来搞登基大典,1977年举行加冕礼竟耗资2000万美元,占国家财政预算的四分之一。他实行残暴的统治,对犯人实行割耳朵,砍手肢等酷刑。

禁止使用“民主”、“选举”等字眼,杜绝任何批评和建议。当他的吃人肉、让狮子吞食政治犯和残害妇女儿童等,种种“雅好”被国际社会戳穿出来之后,博卡萨竟毫无羞耻之心,跳脚大骂这是“粗暴干涉外交”,他大声疾呼:“一切外国势力对我们都无可奈何。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因为我们有伟大的黑非洲社会发展运动这个独一的、有能力领导中非人民开创新世界的政党,有一支忠于这个党、忠于中非帝国、忠于博卡萨皇帝的特别能战斗而且战无不胜的军队。

”博萨卡曾对他所尊敬的外宾说过:“东方国家的总统没有味道,屁大的事情都要议会来讨论,本国的电台和报刊可以公开对总统提出批评”,他深信“那不是总统,那只不过是一个商店的任事员,货物虽多,但不是自己的”。1996年11月3日,博卡萨死于心脏病。

公元1966年1月1日,中非共和国武装部队司令博卡萨通过军事政变推倒了达科政府,自己登上了总统的宝座。前任总统达科领导下的政府公务员贪污腐化,中饱私囊,在中非人民中引起了极大的恶感。

博卡萨也正是利用了这点,赢得了民心。通过政变上台后,博卡萨任命专人负责调查公务员挪用公款、鲸吞国家家当的各种经济案件。不过,他认为中非的公务员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倘若打击面太宽,对政权的运作将带来困难;该当抓住一些罪大恶极者,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但是,这位曾经力主“反贪”的新总统,很快陶醉于绝对权力之中。

为巩固私人地位,他亲自兼任国防部长、司法部长、外务部长、新闻部长,主管农业牧业部、卫生部、军事航空和民航部、社会安全部,控制了贸易、工业、运输部门。1976年,又任命自己为邮电通讯部长和入伍军人组织的负责人。

由于大权独揽,又欠缺制衡机制,终于导致了博卡萨对权力的滥用。由于博卡萨执政后经济环境大为恶化,这为他鲸吞国家资财提供了借口。他最通常的手法是间接将国有家当转到自己的名下。据估计,他用这种手法掠夺了大约1500万非洲法郎。

他的简直办法主要是两种。其一,在国家预算之外另立特殊预算和奥密预算。他知道,在国家预算上做手脚并不容易,惟一的办法是另立预算,再将这些预算转入自己的账户。其二,他以正式头衔开设了一些属于他自己的银行账号。

只要有他博卡萨的亲笔签名,就可以间接到国库提取现款。他的户头多以国家总统为名而立的,而他就是国家总统;这些转到户头的钱财理所当然成了博卡萨私人的财富。他的户头如此之多,以至他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有几何。在他被推倒后,有人估计他在中非联合银行一家即有17个户头;当然这一数目不包括他在国外其他银行所开户头。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除了巧取豪夺,以批红判白的办法掠夺国家家当外,博卡萨还用尽心思地变着法子敛财。

“国有化”运动就是他想出的办法。他是一国之主,国家的土地和矿藏也是他的土地和矿藏。有些外国人想到中非来投资,投资的目的当然是想赚钱。中非的经济主要是靠四大支柱产业:钻石、咖啡、木材和棉花。中非的钻石开采已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

年产钻石达50万克拉左右,所产钻石一半以上是首饰用钻石。这些首饰钻石以光洁度高,色泽艳美而著称。咖啡一直被称为中非的“绿色金子”。这也是国家财政支出的主要来源之一。中非森林面积达3.

4万多平方公里,占全河山地面积的6%。木材出口所创外汇支出仅次于钻石。中非特产的木材有桃花心木、紫檀木、黄心木等,这些木材是制作高等细木家具的优质材料,素来在国际木材市场上享有盛誉。棉花的坐褥和咖啡一样,虽然价钱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但一直是中非农民的主要种植物,也是出口创汇的主要产品。

外国公司一直力图打进这些支柱产业。博卡萨在刚上台时,采取了一些有利于民族产业发展的政策,因而得到非洲舆情的好评,有的报纸声称:“博卡萨总统开辟了中非经济发展的道路。

”外国公司看到投资环境的恶化,纷繁来到中非寻求投资机会,但国家官僚机构的繁文琐礼使他们望而却步。这时,博卡萨又站出来了。行,只要你们要我入股,一切都好办。

至于资本嘛,我可以提供土地。手续全归我负责。外国公司在这种环境下,也只能屈从。毕竟有国家总统入股,所有事情都变得顺利了。此外,非洲三大暴君【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狮子—“博卡萨还委实将一些外国公司收归国有,但并非归国家管理,而是交给另一家私人公司管理,他可以坐收渔利。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利用国外贷款,是博卡萨侵夺国家财富的又一种手法。

这些贷款来自以色列、南非、美国,以至台湾,有国家或地域的,也有私人的。法国以及欧洲发展基金提供的贷款相对比其他方面的要多。他用这些钱来为自己办了各种各样的公司:博卡萨农民公司、五金制品公司、汽车修理公司、汽车出售公司、汽车运输公司、建筑材料公司、药品出售公司、“博卡萨元帅号”旅游公司、服装公司、皇冠公司和农产品出售公司等。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这些公司有的名字为卡米,有的为马约·莫科拉,还有各种其他的名字,这主要是为了遮人耳目。

这些公司全是净赚的。拿农产品出售公司来说吧。博卡萨用外国人提供的贷款建立了两个大农场——博班吉庄园和贝朗哥农场。这两个农场的农产品即是通过农产品出售公司来出售的。他的这两个私人大农场坐褥的棕榈油和棕榈仁占了全国总产量的5%以上。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他在执政的13个年头里,大批攫取了国家钱财。

在他被推倒以来,出了好几份调查资料,其中有一份戳穿博卡萨的银行存款为5.2亿法国法郎;另一份声称他的存款为350亿非洲法郎;还有一份则称,即使不包括博卡萨在瑞士的匿名账户存款,他的银行存款已高达600亿非洲法郎。而有人估计他在瑞士银行存款为10亿美元,而一般驻班吉的外交界人士认为,他在国内外的家当有3亿美元左右。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贪污受贿和侵夺国家资财总是与生活糜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对博卡萨而言,这一点也不例外。

早在1960年8月中非独立时,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外长曾分新奇电表示祝贺和承认。1964年9月29日,中国和中非两国正式签署了建交公报。1966年1月1日博卡萨武装政变上台,5天后即宣布与中国断绝外交关系,与中华民国-台湾“建交”。台湾方面知道博卡萨是个大色迷,赶快送给了他一名台湾美女,供其享用。

【非洲最残忍的三大暴君】之二: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人肉喂

虽然博卡萨身边美女如云,各种肤色,仪态千种,但他对这位亚洲血缘的男子情有独钟。

他让这位台湾爱妻在自己的贝朗哥宫以及全国各地修建的宫殿各处游玩嬉闹,还多次带着她到国外访问旅行。两人一直恩爱如初,并生下了两个混血小女孩。当博卡萨面临内外交困而决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断交时,他颇有一番忍痛割爱的感想。但末了还是让台湾美女回到了老家台湾。

在访问中国的代表团成员中还有一位极引人注目的女性,这就是博卡萨的罗马尼亚妻子加布里尔。加布里尔年轻漂亮,原是罗马尼亚的舞蹈演员。一次演出后,她与博卡萨邂逅,不久便结了婚,这真是一见倾心——从相遇、相识、相爱到结婚,只用了很短的时间。

在此之前,加布里尔一直同罗马尼亚驻中非共和国大使馆有固定联系,结婚后,这种联系很快中断。当博卡萨的台湾妻子离开后,加布里尔很快得宠了。博卡萨烦恼时,她为他解忧;博卡萨得意时,她为他助兴。

当得知博卡萨很快要访华时,加布里尔每天缠着博卡萨,风情万种,使博卡萨难以和她分离。加布里尔早就从父母那里听说过中国的丝绸和瓷器;齐奥塞斯库访华时受到的盛情接待,她也从电影里看到过。她也深深知道,属博卡萨所有的男子多达几十上百。

光她听说过和看到过的就有中非的、扎伊尔的、越南的、法国的、台湾的……经过她的各种努力,博卡萨终于决定将她带往中国。当她得知这一消息时,万分激动。采办高级服装,请法国理发师做头发,打点包装,很忙了一阵子。

博卡萨除了后面提到的复兴宫、贝朗哥宫以外,还有埃塞俄比亚宫,以及后来为复辟帝制而举行加冕仪式专修的加冕宫。此外,在全国几乎每一个省区,他都专门派人修建了奢华的别墅和行宫。据不完全统计,他在国内外共有25座别墅和行宫。

中非可以说是美丽富饶的非洲大陆的中心。而首都班吉又是中非共和国的“心脏”。据一些行家称,倘若以班吉为圆心,以3300公里为半径划一个大圆圈,则非洲大陆的四个极点——最北的布朗角、最东的哈丰角、最南的厄加勒斯角和最西的佛得角均可圈进去。

正是在位于中非心脏班吉的纳赛尔大街,博卡萨为自己建造了一座模仿巴黎王宫的豪华行宫。宫内各种文娱设施应有尽有,卧室典雅新奇,浴室精彩奢华。他的17名妻子各有自己的住所,行宫专门由国民卫队保卫,这是一支由青年男女组成的准军事部队。

博卡萨对他的多妻多子从不忌讳,并多次向他人炫耀。有一次在宴会上,他就是这样在中国驻中非大使面前炫耀的。按照当时的中国大使李石师长记载:

在一次晚宴上,博卡萨问起我的家庭环境,我顺便问他有几何子女。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用颇为狡黠的眼神望着我,然后挤弄了一下鼻眼回答说:“29个,不,现在是3O个,这是有记录的。”我感到迷茫,怎么他的子女还有登记和不登记之分呢?登记在案的3O个,无案可查的几何呢?出于外交礼节,我当然不能再问。

非洲的一夫多妻制相当普遍,男人对自己有几何妻子并不忌讳,以至还以多妻妾多子女而自豪。博卡萨很直爽地通告我,他有16个妻子,并声称这还不包括那位仍然离走的台湾男子。

他说,当他决定同中国断交时,便让他的台湾妻子自己拿主意是留还是走。她决定回台湾,把两个女儿留在中非。他说着让人把一个两岁多的女孩抱出去,“你看,这就是那位台湾妻子给我留下的。”他一边抱起孩子一边说。孩子已会牙牙学语,但不懂一句中国话。

博卡萨的好色是国内外闻名的。每当他看上了漂亮的女人,他总是竭尽全力要搞到手,即使在出国访问期间,亦不例外。在中非各地,行宫里总是有至少几名美女奉侍,随时等候这位“造物主”的到来。作为国家元首,他常常接受外国人送来的美女。

蒙博托就曾亲自挑选了一名扎伊尔的美女送给了博卡萨,博卡萨对此感激不尽。他与这些女人生下的孩子不计其数,这不仅阐明了他的占据欲,同时也为了证明他是造物主。这些孩子的母亲究竟有几何,他从来没有统计过;而这些孩子到底有几何,他更是说不清楚。

为了驳斥美国记者的批评报道,他曾将各国驻中非使节召到皇宫,当着这些使节的面阐明了自己的意见:“他们说中非皇帝喜欢女人、玩弄女人……是的,我有十几个妻子,这有什么不该当?这是我的私人事情,我还感到很光荣哩!我是在为我们国家在努力地繁殖后代!”

没有限制的权力只能导致绝对的腐败。博卡萨在称帝前,已是中非共和国的终身总统。他的所作所为,完全为所欲为,毫无章法可循。

1976岁首,博卡萨突然隐居到距首都班吉4O公里的一座行宫里。总理带着众部长们终于找到了失踪多日的总统师长。部长们进入行宫以来,看见博卡萨总统盘膝坐在地毯上。见到众位部下到来,他朝他们点了点头。当他转过脸来时,大家委实大吃一惊。只见终身总统胡须满腮,满脸愁容,面目可憎。

几天不见,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大家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一时没有说话。

“总统阁下,您这是怎么啦?”总理多米蒂昂夫人大着胆子问。

博卡萨没有回答,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大家又静静地等了好久。

“我……我很想当皇帝。”

这短短一句话,不啻是一声炸雷,把多米蒂昂夫人和部长们都惊呆了。大家面面相觑,无言以对。因为这不是关系到总统私人的事,也不是政府内部的事,这是关系到中非共和国命运,乃至整个非洲大陆形象的事。

多米蒂昂夫人此时的地位最为尴尬。作为总理,对这种国体的变化当然负有间接责任,而作为各部之长,她也必须表态。

“总统阁下,这是个大问题,请您慎重考虑。1974年您当上终身总统时,国际舆情有一些说法,这是您知道的。倘若阁下您要废制称帝的话,外国又会怎么样呢?”

她说完这些话,心里踏实了许多。但其他部长还是沉默不语。他们都知道博卡萨的脾气性格。

“你们都成了哑巴?我早就知道你们都帮不了我的忙。”博卡萨愤愤地说。

不过,多米蒂昂夫人的话委实提示了他。

废除共和实行帝制的真正阻力不是来自中非共和国内部,而是外国。他必须对付三方面的寻事。

第一,非洲国家领导人的寻事。其他地域且不论,中非地域的一些领导人就会有反应。扎伊尔的蒙博托素来即有此念,而加蓬总统班戈也一直怀有此心。我在他们面前怎么交待?这必须有个说法。

第二,对发展国家和世界其他国家也需有一个解释。“皇帝”早已成为畴昔的称号,人们都难以理解,认为建立帝制是“复辟”。

第三,最讨厌的还是外国的新闻界。他们一天到晚没事干,专挑人家的刺。不过,他们很像没头没脑的苍蝇,在你旁边飞来飞去嗡嗡叫,但并不咬人。说干就干。建立帝制的事开始紧锣密鼓地操办起来。

1976年对于中非共和国来说,也是一个多事之秋。岁首,博卡萨总统隐居行宫,经过数日考虑,决定建立帝制废除共和。12月4日对外宣布:终身总统博卡萨元帅被命名为中非帝国的皇帝。1977年12月2日被特定为加冕大典日。

腐败的定义有各种各样,但究其根本,就是拥有必定职权者违反法律法规或违背职业道德、职业天良为自己捞取财物、好处及享乐的行为。博卡萨的种种行为已组成了十足的腐败,而这种腐败在他的加冕大典抵达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这位中非皇帝梦寐以求的登基大典日益临近。由法国吉索尔斯的一家锻造工厂制造的御座用专机运来了。这个宝座以一只展开双翼的雄鹰(据说拿破仑就是坐在鹰饰宝座上)为造型,长4米,高2.5米,宽2米,重量为2吨。坐位正是在雄鹰的肚子上,上面盖着红色的丝绒。

用来拖曳皇室车辆的马匹也用飞机运来了。这些马是专门在法国养马场采办和训练的,体形威伟,步履稳健。法国的服装师也忙着为参加加冕庆典的3000名皇室卫队剪裁各种服装。法国的艺术家也被请来对班吉大教堂举办修缮装点。宽阔的博卡萨大道两旁装饰一新,还竖起了一座凯旋门和博卡萨的铜铸雕像。

法国的服装设计师为博卡萨皇帝设计了一件红色御袍,重25公斤,袍上镶嵌着几十万颗珍珠和水晶珠。皇冠上镶着祖母绿和红宝石,外加8000颗钻石。法国著名的服装设计师皮尔·卡丹为他设计和制作了礼服和鞋子。他对服装的要求是极端挑剔的。

按照一些外交界人士估计,加冕仪式耗资3000万美元。这相当于中非帝国1977年支出的一半。中非帝国被列入世界上最穷的25个国家之一,博卡萨对此十分不满,却从来不问为什么。中非本是一私人口约200万的小国,虽然钻石蕴藏极端丰富,但在博卡萨统治的后期,已几近财政破产的边缘。

为了筹备这次耗资巨大的登基仪式,博卡萨费尽了心机。首先,所有年满18岁的国民必须成为黑非洲社会发展运动的党员;每私人必须交纳党费,这是一大笔支出。其次,他颁布敕令,提早征收了下一年的捐税。再次,每个企业、组织和团体都摊派了“自愿捐款”的数目,每个职工必须交纳工资的10%作为对皇帝登基的“贺礼”,农民则需交纳“节日税”。

末了,中非帝国首相帕塔塞担任了向其他国家筹款的任务。法国抢救了一笔款项,但是以采办法国产品为条件。

(图为。)为了道贺这一大典,中非帝国政府还特地包租了22架外国飞机,从世界各地运来各种贵重物品,其中包括:从法国运来的瓶葡萄酒,瓶香槟酒及其他名酒150吨;从荷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采办鲜花束、玫瑰花瓣200公斤以及大批绿草、松树桩等;从联邦德国和日本采办了80辆豪华型的奔驰牌和珀若牌轿车及摩托车数百辆;从法国诺曼底定购了2000米鲜红色的挂毯,这次耗资巨大的加冕仪式无异于在中非人民的脖子上勒上了另一条镣铐。

中非帝国的国库储备只剩下了5万美元。

加冕典礼成了国家的一场灾难。加冕仪式后,公共企业的职工几个月领不到工资,一些双职工家庭面临着断顿的危机;随后,大学生的奖学金和助学金也开始停发了,在大学生们中间也开始出现了反对博卡萨的倾向,一些反对派在农村地域亦有活动。

皇室的财政须要也随着国体的更动而日益膨胀。为了满足皇室的需求,博卡萨皇帝一世下令:从此以来,“帝国财库”将不再负担公共企业职工的工资,这对靠工资维持生活的公共企业职工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以来的日子怎么过呀?

为了增强帝国的财政支出,国家开始从加冕仪式后不久即对企业预征1980年的生意业务税。从1979年第一季度起,财政拮据的困难也开始影响到政府官员的生活。中非帝国的财政部决定以支票的形式向文职官员付出薪金。然而,这种帝国支票却很难兑成现金。文职官员也开始抱怨,全国上下歌功颂德。

1978年,博卡萨皇帝为了聚敛财富,又开始在学生校服上打主意。当时,卡特琳娜皇后主管着全国最大的服装厂。夫妇俩一合计,决定让全国25万在校学生统一服装。1979岁首,博卡萨皇帝发布敕令,内容包括:全国在校学生必须穿统一服装,制服由皇室统一设计制造:上面有帝国标志;在校学生每人交纳5000非洲法郎(相当于20美元)以采办制服;学生必须听命命令;如有违抗,学生开除学籍,家长开除公职。

这一敕令一公布,引起了全国中学生的恐惧和愤懑。他们看到自己家长小手小脚的窘态,担心自己不能继续学习。是啊,大部门学生家长仍然连续几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还有的已是债台高筑。他们连饭都吃不上,哪能拿得出5000非洲法郎来买制服啊!

当学生们得知这些制服统一由皇后服装厂订做时,他们对这种变相的敲诈行为更为愤懑。

末了,终于引发了一场由中小学生发起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在残酷捕杀之后,博卡萨为尽快停顿暴乱,与利比亚总统卡扎菲达成了一项私下协议:以提供经济抢救为条件,中非将法国的紧急军事基地布阿尔转给卡扎菲使用。法国政府获取这一情报后大吃一惊,迅速采取了行动。

1979年9月19日深夜,乍得首都恩贾梅纳,法国外籍兵团第11伞兵团开始进入戒备状态。他们将从恩贾梅纳出发,与从巴黎来的达科一起赴班吉参与武装政变。不到一天时间,整个班吉就落到了法国军队的手中。

前总统戴维·达科发表了第一号声明。“中非帝国仍然废除,中非共和国业已收复。14年来我们国家被一个自称为皇帝的人所掠夺和剥削,他的狂暴和稀奇行径已使我国在世人眼中的地位日益下降,使国家完全陷入瘫痪,经济完全破产。现在,我和迈杜副总统一起组织了救国政府,我们要对博卡萨举办完全的清算。”

随后,达科发表了第二号声明:成立临时救国政府,达科自任总统。同时他宣布,中非已从博卡萨的黑暗统治下走出来,并要求中非军队和全国人民连结平静。

此时的博卡萨正在利比亚酣睡。前一天夜晚,卡扎菲为他举行了无边广泛的晚宴。他喝得酩酊大醉,一直沉睡到第二地下午10时。当女侍卫官通告他国内发生政变时,他惊呆了。一双赤脚踩在地板上,嘴里喃喃地不知说些什么。他感到自己的末日仍然来临。他赶快派人去向卡扎菲请求政治避难。遭到拒绝后,他只好乘坐飞机来到法国,开始了长达7年的流亡生活。

  • 赞一个()

  • 踩一个()

  • 复制本页网址